刚刚找到战友的抗联女兵走了,历史从不会忘记他们!

7月21日3时39分

东北抗联老战士李敏因病去世

享年95岁

李敏在《等着我》节目现场。

就在一个月前

中国军网微信

还推送了一篇李敏老人

在《等着我》的节目现场寻找老战友

讲述自己

作为3万东北抗联战士的一员

在林海雪原爬冰卧雪、割草为食故事的文章

可在两天前

老人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李敏在《等着我》节目现场。

3万东北抗联战士

如今所剩越来越少

走出硝烟的英雄

消逝在茫茫人海中

任凭时光流逝

沉淀下来的是铮铮铁骨

每一位老兵

都是一部鲜活的抗战史

每一位老兵的回忆

都带着热血与温度

他们的经历与精神

已经成为民族的集体记忆

下面三个故事的

主人公都已经离开了我们

虽然老兵在逐渐凋零

但这些记忆

永远不会褪色

最年轻的抗联女兵:

煮了一晚上的“年夜饭”

12岁时父亲在战斗中牺牲后,李敏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抗联女战士。身经百战的她至今难忘1938年的冬天。那时,一场大雪覆盖完达山脉,被服厂和医院突然被日伪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在阻击中身负重伤,让其他人先撤,自己在后面掩护。

山上积雪足以淹没膝盖,李敏走在前面艰难开道,然而一转身却看到身后的战友又被围击。那一天,牺牲的战士倒在茫茫雪地里,鲜血染出了一条殷红的路,只剩李敏孤身一人在林海雪原整整走了三天,喝雪水、吃老鼠肉,最终找到抗战队伍。

除了随时应对敌人的追击围攻,战士们还要在天寒地冻中与饥寒作斗争。至今珍藏在李敏家中橱窗里的一双硬邦邦的靰鞡鞋,就是战士们在雪地里日夜行军的见证,也曾是战友用生命守护的“年夜饭”。

1939年的大年三十,缴获敌人一批物资后,战士们找到了一个只剩下山墙的房屋。当时,司务长煮上雪水、放进桦树的嫩树皮,还有一双靰鞡鞋,算是为战士们准备的“年夜饭”。因为鞋子太硬,要煮一个晚上才能变软,终于煮好后,还没来得及分给大家,敌人就攻了上来。

本已撤出的司务长又返回拎起煮有“年夜饭”的铁桶,眼看跑到跟前时,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后背,白雪与鲜血融在了一起……

抗战胜利后,李敏一直在寻找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却一直未果。随着年龄慢慢增长,她开始记录抗战历史,记录这支英勇杀敌的队伍,用她力所能及的力量,把这段真实的历史,告知更多爱好和平的人。

最后一位抗联传令兵:

13岁举起锈钝柴刀打“鬼子”

黄殿军

13岁那年,日伪军强迫当地群众去修路,连妇女儿童也得去抬土石。“肩膀磨得出血,也不敢歇一下。”不堪受辱的黄殿军毅然加入了路过的东北抗联队伍。

后来,他被分到第二军第二师,成为了师长曹亚范的传令兵,几乎每天都跟着部队打仗。

枪林弹雨中,因年龄较小,被称为“黄小孩”的黄殿军深受战友们的关照和爱护:大家几天吃不上饭的时候,他有时还能喝上一碗漂着玉米粒的热汤;在各部队传令时,被塞进怀里一个果子、一颗糖、一只稻草编成的蝈蝈;每次遇到打仗,干部骨干总不让他往前面冲……

一次传令,黄殿军与10余名日军遭遇,他撂倒了两个,但右腿也被子弹贯穿,幸亏听见枪声的战友们飞速增援,给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的他解了围。

黄殿军

黄殿军记得,他参加过打抚松、大蚊子沟、白家堡子、三道庙的战斗,每次都打死不少敌人。

周旋于深山密林的抗联最怕冬天,零下40多摄氏度的低温,常常大雪没膝,行军要踩在一个脚印上,避免暴露踪迹。没有住的地方,战士们就砍下松枝睡在上面,往往睡十几分钟就被冻醒,又赶紧起来烤火。

黄殿军目睹了许多战友的一睡不起,或是因环境恶劣,伤势恶化而牺牲。

黄老的儿子回忆,他已经记不得到底有多少次,因为想起抗战的艰苦岁月,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父亲在饭桌上忽地就撂下了碗筷。“有时候,父亲喝了酒,就啪啦啪啦地掉眼泪,给我们讲那些战友,说想到他们坟前上炷香念叨念叨,让他们知道血没白流,咱们过上了好日子!”

老人腿上的弹痕伤疤清晰可见。算上后脑和额前的,老人共有8处鲜明伤疤。战争留下的印记,伴他一生。

东北抗联老兵:

3次被俄授勋,曾吃树皮喝马尿

抗联老战士王明(图片由王克成提供)

王明,1922年7月出生,山东黄县人。13岁那年,王明因不满地主压迫,毅然投身抗联,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五军二师三团五连通信员,多次参加东北抗联对日本侵略者的战斗。

刚加入抗联队伍的王明,每日每夜都在加强自己的训练力度,即使受了伤也不耽误训练。因为整支队伍中,他的身材矮小,体能素质差,脸上经常带着好像永远甩不掉的泥巴。

但是他身手矫健,聪明伶俐,记忆力过人,可以迅速爬到几米高的树上,既隐蔽了自己,又能快速勘察到敌人的一切信息。战斗中,王明的主要任务就是上树瞭望,捕捉敌情,记录敌方军火、车辆、人员等数量,并将其及时汇报给部队。

王明(中)

抗联的战争是万分艰难,残酷至极的,东北的作战环境给了这支队伍一个大难题,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严寒,夺取了无数抗联战士的生命,食物的短缺也是达到了人类的极限。

据王明的儿子讲述,王明在打仗期间曾一年多没住过房子,没吃过正经饭。住森林里,吃草根,采野菜,吃皮带,甚至喝马尿。

1995年俄罗斯领事在长春香格里拉酒店为王明(前排右二)授勋。

王明一生身经百战,抗战胜利后,他还参加了辽沈战役,四平攻坚战,解放吉林市,黑山阻击战,云贵川剿匪,抗美援朝等战斗战役。

解放后,王明先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解放勋章、独立功勋章、八一二级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等多项荣誉,还曾先后三次被俄罗斯政府授予苏联卫国战争胜利纪念勋章。

岁月如河,可以让许多往事归于沉寂,却无法淹没历史的记忆;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环境,却无法覆盖一个民族曾经的苦难。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有一段历史让人不能忘却,那就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恶;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有一群人让人永远铭记,那就是在民族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坚强意志和血肉之躯捍卫民族尊严的先辈英烈。

无论是血染沙场的英魂,还是重归故里悄然离世的老兵,他们的名字都将永远镌刻在历史卷册中。

(综合:解放军报、中国军网、CCTV《等着我》、人民网、新华网等)

责任编辑: 闫小芳